优美之家论坛_专为同好者打造的视频交流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12|回复: 0

夏季的捆绑经历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1万

帖子

12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6
发表于 2021-7-24 23:3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月的沈阳已经进入了夏季,天气开始炎热,街上的行人也都换上了夏装。早上九点,小娟和小丽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一家超市,超市人头攒动,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等待,她们终于等到目标人物了,就是王金凤女士。大概40多岁,虽然40,但是长得像35.由于爱人经常在外地工作,只有她和她的女儿钟丽两个人在沈阳。经

  过一段时间的蹲点,发现王金凤每天早上都来超市,女儿钟丽在一家公司做文员,挺漂亮的,每天早上8点上班,12点下班回家吃饭。

  早上9点半,小娟和小丽跟着王金凤走出了超市,发现今天她买了蛮多食品,估计要下大厨了,与她保持30米的距离,怕她认出被人跟踪。王金凤今天上身是黑色上衬衣,绿色裙子,脚上是3厘米的黑色粗跟凉鞋,此款凉鞋脚踝那有绑带,脚趾前有两个交叉的绑带将脚固定住,总体来说,王金凤的脚还是大部分都露在外面,毕竟天热凉快。

  小娟和小丽跟着王金凤走进了小区,来到单元门口,她家住三楼,然后小娟在楼梯转角处看见她放下几贷物品在地板上,拿出钥匙,很快就听见王金凤开门的声音了,小丽此时观察发现,整个楼道没有任何人,王金凤开门后,就蹲下腰,准备把地上的物品拎进家里,她两手提起袋子,缓慢走进家里,由于手提着重物无法关门,只好准备用脚把门关上,时机来临了,小娟和小丽马上冲上去,在她背对门口,用脚踢门的时候用力顶住了门,王金凤顿时觉得怎么回事?有什么东西顶住了,然后王金凤刚转身想看个究竟,小丽已经冲进门里,在她后面了,她此时被吓了一大跳,手里提的东西也都掉到了地上,王金凤见小丽冲进来“你是谁?干……呜呜呜呜~~~”王金凤刚想喊,小娟马上用手捂住她的嘴,虽然叫不出,但也能感觉到她想叫的内容。这突入齐来的事情,让王金凤有点不知所措,小娟左手捂住王金凤的嘴,右手按住她的手,用脚把大门关上了。“呜呜~~嗯嗯呜~”王金凤在挣扎着,但始终无法把小娟的手从她嘴上掰开。小丽接着拿出准备好的白色毛巾,王金凤见我拿出毛巾,知道要堵住她的嘴了,奋力摇头,小娟把王金凤压在门后的墙角,小娟松开捂住她嘴的手,拿着毛巾“救命啊~~~救呜呜”王金凤利用这短暂的时机求救了,但很快小丽就迅速的把毛巾顺着她叫喊张开嘴的时候塞进她的嘴里,“呜呜嗯~”王金凤的摇头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小丽在堵住她嘴的时候也感觉到她还想用舌头把毛巾吐出来,便用手指一点一点的把毛巾顶进王金凤的嘴里,使得整个毛巾已经有五分之四都已经进入了王金凤的嘴里,随着毛巾的进入,毛巾已经死死的压住了王金凤的舌头,使得她无法抬起舌头来顶嘴里的毛巾了。“嗯嗯呜呜”王金凤的嘴已经被毛巾塞得成了一个大”O”字,嘴外还露着一些白色毛巾的一角。王金凤奋力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手也在奋力反抗,但被小丽抓住,无法逃脱。小娟把王金凤的嘴堵好后,双手抓住她的手,准备把王金凤拉到卧室,她家客厅刚好和隔壁的卧室对着,不安全,而卧室刚好是对着空地。“呜呜~~呜呜~~”小娟和小丽拖着王金凤往卧室方向走,她的脚在奋力的往回走,她的粗跟凉鞋和地板的摩擦发出“咚咚~~咚咚”的无序声音。两人把王金凤拉到了她的卧室,让她跪在床边,脸朝着床,背朝着小娟,她一直在扭动,始终没有放弃抵抗,小丽把她双手反拧到身后,而小娟从身后拿出绳子,看见绳子,王金凤的反抗更剧烈了,“呜呜~”地呻吟、摇头、扭动身体,这是她能做的,小娟迅速的将王金凤的双方反绑住,然后用绳子绕过王金凤的前胸,在乳房上下绕了几圈,在拉回到背后打结,这样就牢牢捆绑住了王金凤的上身,然后把王金凤拉上床上,此时伴随着“呜呜呜呜~”的呻吟,王金凤的穿了黑色凉鞋的脚使劲在乱踢,小丽翻身骑在王金凤的大腿上,拿出绳子,把王金凤的双脚并拢夹住,然后快速的用绳子绑住王金凤的脚踝,然后绳子往她的凉鞋脱了,换成高跟鞋,在高跟鞋的凹处一捆,就把王金凤的脚和高跟鞋鞋牢牢绑在一起了,使得她的脚左右上下都无法动弹。接着小丽用绳子把她的腿和膝上下都捆绑住,“呜呜~”王金凤只能在床上挪动着,她用非常气氛并带有哀求的的眼神看着小娟和小丽的一举一动,“呜呜~放开我(声音很含糊,不清晰)”小娟在王金凤的房间翻了个遍,一柜子的衣服,还有就是王金凤的肉色裤袜、肉色短丝。小娟一看钟,时间已经到了11点半了,王金凤的女儿钟丽很快就要回来了。就在这个时候王金凤突然大叫“有没有人啊,救命啊,救……呜呜嗯”,王金凤把嘴里的白色毛巾给顶出来了,小丽马上上前先捂住她的嘴,然后情急中拿起从衣柜里找到的肉色裤袜马上卷成团塞进王金凤的嘴里“呜呜”,裤袜大部分进了王金凤的嘴,还有一部分肉色的裤袜露在嘴外,王金凤的嘴再次被撑成大大的O型,王金凤见到自己的嘴被袜子堵住,感到羞愧与恶心,使劲摇头,小娟接着用另一双裤袜勒住王金凤的嘴,把露在嘴外的裤袜紧紧勒进嘴里,这样就无法再把嘴里的裤袜吐出来了,勒住王金凤嘴的裤袜在她脑后打个结。“嗯呜呜~”王金凤彻底无望了,只能无助的挪动挣扎与呻吟着。
  小丽关上王金凤的房门,然后在屋里整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等着钟丽回来。   12点,钟丽按时到家,小丽听见她拿出钥匙开锁,马上躲近厕所的门后,厕所是紧挨着王金凤的房间,钟丽的房间是在最里面。钟丽进屋了,小丽透过门缝看见钟丽今天穿得可漂亮了,身着黑白线条连衣裙白色裤袜与黑色7厘米的细高跟,看见钟丽走进屋里,但正当她准备换鞋的时候,突然听见妈妈的房间里传来“呜呜”的声音,钟丽感到有点奇怪,便叫“妈,你在吗?是你吗?”王金凤听见了女儿的呼唤,就更使劲的叫喊着“呜呜~~”钟丽离妈妈房间越近,这声音更清晰了,钟丽马上警惕的走到妈妈房间门口,推开门,眼前的一幕让钟丽惊呆了,这个画面对她来说犹如万里晴空中突然来个霹雳,她看见自己的妈妈被绳子牢牢绑住趟在床上,“呜呜~~~”王金凤见到自己的女儿来了,使劲叫喊,钟丽没反映过来,原来刚才听见的声音是妈妈的嘴被东西堵住后发出的声音,钟丽马上上前,边走边知道妈妈被打劫了,同时也看清楚了原来是裤袜把妈妈的嘴给堵得严严实实的。钟丽边走向妈妈边说“妈妈,怎么了?谁干的?”正当钟丽走到妈妈面前准备帮妈妈松绑的时候,小娟和小丽突然从厕所冲进来了,钟丽没发现她们的出现,估计是被眼前的情景吓到了,但王金凤看见了,明白钟丽不利,马上摇头,并整个头向前点,示意小心后面。小娟马上冲上前去,从后面一把搂住钟丽,钟丽对我的突袭,一点防备没有,惊吓到了,“啊!什么人?呜呜呜呜~”小丽从后面左手搂住钟丽,右手拿着刚从厕所洗衣机里的发现的还没洗的黑色裤袜卷成一团,刚好趁钟丽惊吓时张大嘴叫喊时,小丽顺利的将黑色裤袜塞进钟丽的嘴里,钟丽使劲在想逃脱小丽的控制,但由于力量太小,没有成功摆脱,钟丽这才发现现在堵在嘴里的黑色裤袜是穿了好几天,还没来得及洗的裤袜,自己万万没想到自己穿了几天的黑色裤袜会成为小丽的工具,居然塞进自己的嘴里,虽说钟丽爱干净,但几天的裤袜始终有味道,顿时感到恶心想吐,“呜呜~~”“呜呜~~嗯”两组声音相互交织在一起回响在王金凤的房间里。接着小娟马上把钟丽的双手反拧到身后,钟丽一直在反抗,但小娟把她压在床边,快速的用绳子把钟丽的手反绑住,妈妈看着自己的女儿也被坏人捆绑,心疼急了,又想救自己的女儿,但自己却没有办法,只能“呜呜”表示**。钟丽穿着白色裤袜的双腿一直在试图踢小娟,于是小丽在绑完手后马上把钟丽的白色裤袜和黑色高跟鞋包裹的双脚压在地板上,然后小娟拿出绳子,钟丽看到绳子,知道自己的双脚要失去自由了,就乱踢,不让小娟把她的双脚并拢,小娟就先用绳子做了个绳套,先把钟丽的左脚套住了,然后就趁她乱踢的时候,然后在她右脚踢向小娟的时候,刚好她的右脚进入我的绳子套了,马上小娟一拉绳子就套住钟丽的右脚,同时把两个脚并拢了,马上绑住钟丽的脚踝,小娟手马上按住她的脚踝,绳子几圈下来就捆绑住了双脚,然后多余的绳子小娟就把绳子拉到钟丽黑色高跟鞋的凹处,再拉上来,这样就把钟丽的高跟鞋和脚牢牢固定住了。“呜呜~~”,小娟绑完钟丽的脚后还顺便抚摸她的丝袜腿,然后在膝上下捆绑住,这样钟丽的一双**就无法再动弹了。接着小丽就用绳子开始绑钟丽的上身,在绳子交叉绕过钟丽的前胸时,小丽能感觉到钟丽比刚才的呼吸更急促了,“呜呜~~嗯呜呜~”她们母女两就这样挣扎着,小丽把绳子绕过钟丽的身体在腹部和背部牢牢绑住,尽管钟丽在扭动,但毫无办法逃脱,小丽把钟丽抱上了床,让她趟在妈妈旁边,这个时候小丽对着她们母女说“你们只要和我们走。我们就不伤害你们,知道了吗?”两个人点点头,“呜呜~”钟丽气愤的“呜呜”着,已经被绑住的双脚还想踢小娟,小娟马上拿出绳子,把他们母女两翻个身,然后用绳子把钟丽的脚绑到臀部和绑手的绳子连起来,同样的把王金凤也绑成这样,也就是驷马。他们卧在床上,背朝上,脚被折叠到臀部,这时两人的双脚吸引了小丽,一边抚摸着钟丽的白色裤袜的脚,一边抚摸着王金凤的脚,虽王金凤没穿丝袜,但皮肤依然很光滑。这样的抚摸似乎让两人的情绪稳定了些,她们的呻吟也开始慢慢没那么激烈了。然后小娟在衣柜里拿出王金凤的几双肉色短丝,她们好奇要干什么,嘴已经堵了,手脚都绑了,还要做什么?小娟不顾她们的反映,用肉色短丝分别套住两个人的两只手掌,这样即便她们想解开绳子,可是手指被丝袜套住了,是没有办法拉绳子的绳头的。这让两人的逃脱几乎成了泡影。小娟就让王金凤和钟丽两个驷马绑在床上,丝袜堵嘴,伴随着她们的“呜呜...............

  一个深夜的晚上,有一个叫陈洁的女孩子生的非常水灵,身材一级的棒,该凹的凹,该凸的凸,这天,她穿着红色的紧身衣和红色的紧身衬衫,下面是蓝色的超短裙和黑色的长裤袜,脚踏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正因为这样,才吸引来了不少男生的目光也有太多女生的嫉妒,她照常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她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突然,一只拿着布的手从后面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然后就脑袋发晕,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她醒来以后,她觉得喉咙有些干涩,她猛然想到刚才的场景,急忙想坐起来但她感觉到双手背在背后,怎么也分不开,双腿则像美人鱼一样只能坐着来回的收缩,睁开眼睛猛地一看,发现她被绳子紧紧的绑了起来,腿上缠了4条绳子,反别捆在脚裸,膝盖上下和大腿根部,而双手在背后,与双脚被以直臂缚的姿势绑了起来,嘴巴被塞上了自己的丝袜,在外面还用胶带固定了起来,脖子上有一根绳子系在了一根枝子上,双腿也成弓形和双手绑在了一起“呜呜呜呜”陈洁拼命挣扎,

  但一切都是徒劳的。。。。。。。。   “呜呜呜呜。。。。。。”陈洁拼命的挣扎着,可身上的绳子没有丝毫的松动,就在这时,们被打开了。两个穿着艳丽的女孩映入眼练,没错,这两个女孩就是小莲和小月{小娟的手下},“啪”灯被打开了,小月和小莲也是两个标准的美少女。小月今天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粉红色的休闲帽,红粉相间的长袜和粉红的凉鞋,小莲则是蓝色的露背吊带裙,大红色的长手套和黑色的过膝高跟靴。当看到她们的时候,陈洁发出不甘心的“呜呜呜呜呜呜”的呻吟,并蠕动着身体表示不满。小莲和小月理都不理她,开始忙自己的,小月拿了一个有麻药的手帕再次对着陈洁的鼻孔捂去,“呜呜呜呜”陈洁呻吟了两声就晕倒了,小莲解开了她身上的束缚开始新一轮的包裹,小莲用一条 ”

  长筒袜套上了陈洁的腿,接着,她有套了第二条,第三条。。。不一会。陈洁那双修长的腿就被5条长筒袜套的紧紧的,套完了,小莲开始上绑,小月那边,对手也如法炮制,套上了5条长筒袜的手根本不能分开分毫,只能紧紧并拢,

  接着,她又用胶带从陈洁的手指开始,一直包到了手腕处,接着又用绳子以直臂缚的方式紧紧捆起来,小莲那边也是一样用胶带从脚腕缠到了大腿根部,又用丝袜分别嘞在了脚腕,膝盖上下和大腿根部,小月坏笑了一下,在陈洁身上又做了一个龟甲缚,用绳子的一头穿过了陈洁的**。在手腕处,然后拉紧,这样陈洁的手腕只要有一点挣扎就会牵连到那根绳子,最后,将陈洁打扮成别的样子她们把陈洁放上一辆跑车的后备箱,

  小月打了一个响指,“开车!”车子随即消失在黑暗中。。。。。
  一个明媚的早上,在一张大的床上三个女孩子互相抱在一起,其中一个女孩子手上戴着一副手铐,嘴上贴着胶布,但是依然睡得很香甜,一个女孩子突然伸伸懒腰慢慢的坐下床,来到窗户边上,一把拽开窗帘,无尽的阳光照了进来,女孩子用手慢慢的遮住眼睛,轻轻的说:“好刺眼呀,不过十分的温暖,又是一个美丽的早晨。”,说完女孩子慢慢的转过身对着另外两个女孩子说:“姐妹们起床了,太阳都照屁股了。”,心语慢慢的揉揉眼睛坐了起来,而娇娇只能晃动着身子,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心语马上说:“陈姐你起得好早呀,昨天实在太累了,我还想再睡一会儿呢。”陈欣一把拽起心语说:“你这个小懒虫,你还睡呢,你看咱们的玩具妹妹都醒了,咱们又要开始游戏了,好妹妹别睡了。”,心语很不情愿的站起身拿好衣服走进了卫生间,而陈欣也把躺在床上的娇娇扶了起来,然后撕下娇娇嘴上的胶布,掏出嘴里的丝袜,轻轻的说:“好妹妹你受苦了,昨天吓到了吧,我们不是有意的,只是想让你帮我们一个忙,不过还是要警告你一下,最好不要喊叫和逃跑,这些对你都没有好处,你还是乖乖的比较好,我们保证不会伤害你。”,娇娇赶紧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呀,为什么把我绑架到这里,还有我能帮助你们什么呀,我、我。”说着说着娇娇哽咽了,而且双手轻轻的按在肚子上,陈欣一看笑笑说:“怎么了,是不是想上厕所。”,娇娇羞愧的点点头,这时心语也换好衣服走了出来,心语穿了一件绿色的小马甲,白色的帽衫,蓝色的牛仔短裙,黑色的裤袜,红色的旅游鞋,陈欣说:“心语赶紧过来帮忙,妹妹要上厕所。”,心语赶紧跑过来和陈欣一起把娇娇架到了厕所,娇娇赶紧脱下内裤,坐在马桶上,但是娇娇实在不习惯有人看着自己方便,于是说:“姐姐们能不能出去一下。”,陈欣一笑说:“没想到你这么害羞,好吧那我们先出去。”说完拉着心语走出厕所,娇娇方便完之后站起身走到窗户边上,往外面眺望,外面是一片空地,一个人也没有,娇娇有点着急在厕所里四处巡视着,看到墙上挂着一条白色的毛巾,洗手台子上放着一只口红,可能是刚才心语使完留下的,娇娇赶紧用口红在毛巾上写了“SOS”三个字和自己名字,然后包起一块肥皂使劲的扔出窗外,这时陈欣“咚咚”使劲敲着门说:“娇娇你在里面干什么呢,我要进来了。”,刚说完娇娇赶紧推门走出了厕所,陈欣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便回到屋子里面找出衣服也走进了厕所,陈欣穿好了一件黑色的T恤,白色的短裙,黄色的长筒袜,红色的旅游鞋,外面又穿了一件粉色的风衣,换好衣服后,陈欣开始洗脸,突然陈欣发现墙上的毛巾不见了,于是赶紧跑出厕所对心语说:“心语你看好她,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要是有人来你就堵住她的嘴,把她藏好等我回来。”,心语听完点点头,陈欣迅速的跑出了屋子,来到厕所的窗户外面,看见了掉在地上的毛巾,陈欣一把捡起毛巾跑回了房间,一进屋陈欣走到娇娇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得娇娇小脸瞬间就红了,陈欣说:“我都和你说了不要做傻事,你就是不听,你要是再敢胡闹,我就把你吊起来。”,娇娇轻轻用手捂着小脸,然后眼泪围着眼圈转,心语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就问:“陈姐怎么了。”,陈欣从兜里拿出了毛巾递给了心语,心语看完抓起娇娇的睡衣,猛的一下把娇娇推倒在床上,刚想上手打娇娇,陈欣赶紧说:“行了别闹了,咱们还正事要办呢,先帮她换好衣服,然后在绑起来,我们要去找李明了。”,说完两个人开始行动,心语一下子拽下娇娇的睡衣,娇娇一下子只剩下了内衣和内裤躺在床上了,陈欣一把拽起娇娇然后脸朝下按在床上,打开手铐拧过娇娇的手臂背在背后心语拿来绳子一圈一圈的把娇娇的手臂绑好,然后又用绳子把娇娇的胳膊和胸缠在一起,在用一条绳子绕过娇娇的脖子,在胸前交叉穿过腋下绑好,再把多余的绳子绑在腰上,在用胶带把手臂,手腕缠好,陈欣说:“行了上身,再堵上嘴就行了,腿和脚都地方在绑上也来得及。”,心语一听赶紧从抽屉里拿出丝袜、棉花、胶带、口罩的东西放在床上,娇娇一看赶紧说:“你们放过我行吗,堵上嘴呼吸实在难受,能不能不堵嘴?”,陈欣笑着说:“你太狡猾了,我不会再相信你了。”说完抓起一双丝袜慢慢的卷好然后往娇娇的嘴里送,陈欣说:“乖,来快点张嘴,别逼我用粗。”,娇娇一看挣扎没有什么作用,于是只好慢慢张开小嘴,陈欣轻轻的把丝袜慢慢的塞进娇娇的嘴里。然后用手指轻轻的往里面戳了戳,心语也拿起一团棉花一点一点的把娇娇的嘴巴塞满,陈欣最后在娇娇的嘴巴上贴上厚厚的胶带,又把一副口罩戴在娇娇的脸上,陈欣用手轻轻的捧起娇娇的脸说:“你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谁也不会想到在这口罩下面是什么样子。”,然后找来一件长袖的风衣给娇娇穿上,找了两个塑料长条放在风衣的袖子里,再把袖子插在风衣的兜里,这样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娇娇被绑住的手臂,陈欣和心语说:“你看看床底下的那个小贱人怎么样了。”,心语趴在地上往床底下看了看,对陈欣说:“好像还在睡。”,陈欣点点头说:“那好吧给她打一针咱们马上走。”,心语赶紧准备好了一只针管,然后把捆在床底下的萧晓拽了出来,娇娇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自己的睡的床下还有绑着一女孩子呢,萧晓现在还处在昏迷状态下,心语慢慢的药水注射进了萧晓的身体里,萧晓连哼都没哼一声,又慢慢的睡了过去,心语对陈欣说:“这个药的时间大约是12个小时。”,陈欣一听说:“那好吧,那咱们必须在12小时之内拿到药。”,说完两个人架起娇娇离开了房间。三个人很快来到了仓库,陈欣说:“我去把李明带出来,你先把她安放在别的地方做准备吧。”,于是心语把娇娇的拽到另外一个地方了,娇娇刚才听陈欣说,原来李医生也被抓到这里了,眼前的这两个女的究竟要干什么呀,为什么要绑架自己和那些人
  一个明媚的早上,在一张大的床上三个女孩子互相抱在一起,其中一个女孩子手上戴着一副手铐,嘴上贴着胶布,但是依然睡得很香甜,一个女孩子突然伸伸懒腰慢慢的坐下床,来到窗户边上,一把拽开窗帘,无尽的阳光照了进来,女孩子用手慢慢的遮住眼睛,轻轻的说:“好刺眼呀,不过十分的温暖,又是一个美丽的早晨。”,说完女孩子慢慢的转过身对着另外两个女孩子说:“姐妹们起床了,太阳都照屁股了。”,心语慢慢的揉揉眼睛坐了起来,而娇娇只能晃动着身子,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心语马上说:“陈姐你起得好早呀,昨天实在太累了,我还想再睡一会儿呢。”陈欣一把拽起心语说:“你这个小懒虫,你还睡呢,你看咱们的玩具妹妹都醒了,咱们又要开始游戏了,好妹妹别睡了。”,心语很不情愿的站起身拿好衣服走进了卫生间,而陈欣也把躺在床上的娇娇扶了起来,然后撕下娇娇嘴上的胶布,掏出嘴里的丝袜,轻轻的说:“好妹妹你受苦了,昨天吓到了吧,我们不是有意的,只是想让你帮我们一个忙,不过还是要警告你一下,最好不要喊叫和逃跑,这些对你都没有好处,你还是乖乖的比较好,我们保证不会伤害你。”,娇娇赶紧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呀,为什么把我绑架到这里,还有我能帮助你们什么呀,我、我。”说着说着娇娇哽咽了,而且双手轻轻的按在肚子上,陈欣一看笑笑说:“怎么了,是不是想上厕所。”,娇娇羞愧的点点头,这时心语也换好衣服走了出来,心语穿了一件绿色的小马甲,白色的帽衫,蓝色的牛仔短裙,黑色的裤袜,红色的旅游鞋,陈欣说:“心语赶紧过来帮忙,妹妹要上厕所。”,心语赶紧跑过来和陈欣一起把娇娇架到了厕所,娇娇赶紧脱下内裤,坐在马桶上,但是娇娇实在不习惯有人看着自己方便,于是说:“姐姐们能不能出去一下。”,陈欣一笑说:“没想到你这么害羞,好吧那我们先出去。”说完拉着心语走出厕所,娇娇方便完之后站起身走到窗户边上,往外面眺望,外面是一片空地,一个人也没有,娇娇有点着急在厕所里四处巡视着,看到墙上挂着一条白色的毛巾,洗手台子上放着一只口红,可能是刚才心语使完留下的,娇娇赶紧用口红在毛巾上写了“SOS”三个字和自己名字,然后包起一块肥皂使劲的扔出窗外,这时陈欣“咚咚”使劲敲着门说:“娇娇你在里面干什么呢,我要进来了。”,刚说完娇娇赶紧推门走出了厕所,陈欣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便回到屋子里面找出衣服也走进了厕所,陈欣穿好了一件黑色的T恤,白色的短裙,黄色的长筒袜,红色的旅游鞋,外面又穿了一件粉色的风衣,换好衣服后,陈欣开始洗脸,突然陈欣发现墙上的毛巾不见了,于是赶紧跑出厕所对心语说:“心语你看好她,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要是有人来你就堵住她的嘴,把她藏好等我回来。”,心语听完点点头,陈欣迅速的跑出了屋子,来到厕所的窗户外面,看见了掉在地上的毛巾,陈欣一把捡起毛巾跑回了房间,一进屋陈欣走到娇娇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得娇娇小脸瞬间就红了,陈欣说:“我都和你说了不要做傻事,你就是不听,你要是再敢胡闹,我就把你吊起来。”,娇娇轻轻用手捂着小脸,然后眼泪围着眼圈转,心语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就问:“陈姐怎么了。”,陈欣从兜里拿出了毛巾递给了心语,心语看完抓起娇娇的睡衣,猛的一下把娇娇推倒在床上,刚想上手打娇娇,陈欣赶紧说:“行了别闹了,咱们还正事要办呢,先帮她换好衣服,然后在绑起来,我们要去找李明了。”,说完两个人开始行动,心语一下子拽下娇娇的睡衣,娇娇一下子只剩下了内衣和内裤躺在床上了,陈欣一把拽起娇娇然后脸朝下按在床上,打开手铐拧过娇娇的手臂背在背后心语拿来绳子一圈一圈的把娇娇的手臂绑好,然后又用绳子把娇娇的胳膊和胸缠在一起,在用一条绳子绕过娇娇的脖子,在胸前交叉穿过腋下绑好,再把多余的绳子绑在腰上,在用胶带把手臂,手腕缠好,陈欣说:“行了上身,再堵上嘴就行了,腿和脚都地方在绑上也来得及。”,心语一听赶紧从抽屉里拿出丝袜、棉花、胶带、口罩的东西放在床上,娇娇一看赶紧说:“你们放过我行吗,堵上嘴呼吸实在难受,能不能不堵嘴?”,陈欣笑着说:“你太狡猾了,我不会再相信你了。”说完抓起一双丝袜慢慢的卷好然后往娇娇的嘴里送,陈欣说:“乖,来快点张嘴,别逼我用粗。”,娇娇一看挣扎没有什么作用,于是只好慢慢张开小嘴,陈欣轻轻的把丝袜慢慢的塞进娇娇的嘴里。然后用手指轻轻的往里面戳了戳,心语也拿起一团棉花一点一点的把娇娇的嘴巴塞满,陈欣最后在娇娇的嘴巴上贴上厚厚的胶带,又把一副口罩戴在娇娇的脸上,陈欣用手轻轻的捧起娇娇的脸说:“你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谁也不会想到在这口罩下面是什么样子。”,然后找来一件长袖的风衣给娇娇穿上,找了两个塑料长条放在风衣的袖子里,再把袖子插在风衣的兜里,这样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娇娇被绑住的手臂,陈欣和心语说:“你看看床底下的那个小贱人怎么样了。”,心语趴在地上往床底下看了看,对陈欣说:“好像还在睡。”,陈欣点点头说:“那好吧给她打一针咱们马上走。”,心语赶紧准备好了一只针管,然后把捆在床底下的萧晓拽了出来,娇娇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自己的睡的床下还有绑着一女孩子呢,萧晓现在还处在昏迷状态下,心语慢慢的药水注射进了萧晓的身体里,萧晓连哼都没哼一声,又慢慢的睡了过去,心语对陈欣说:“这个药的时间大约是12个小时。”,陈欣一听说:“那好吧,那咱们必须在12小时之内拿到药。”,说完两个人架起娇娇离开了房间。三个人很快来到了仓库,陈欣说:“我去把李明带出来,你先把她安放在别的地方做准备吧。”,于是心语把娇娇的拽到另外一个地方了,娇娇刚才听陈欣说,原来李医生也被抓到这里了,眼前的这两个女的究竟要干什么呀,为什么要绑架自己和那些人,她们说的药又是怎么回事,现在娇娇满脑疑惑,陈欣慢慢的走进办公室就隐隐约约的听见美美和李明的呻吟声,陈欣打开壁橱的门,李明和美美一下子都摔倒在陈欣的脚边,李明使劲向陈欣“呜呜”叫着,陈欣笑着说:“好了,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再说有个小美女陪你,你还不满足吗。”,李明使劲摇着脑袋,陈欣说:“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个人,见到她之后你会把要给我的。”,李明不知道陈欣又把谁绑架了,但是他可以想到这个人肯定和自己有很大关系,陈欣把美美轻轻的扶起来放在椅子上,现在的美美因为实在是太累了,就连呻吟的声音都十分的微弱了,于是陈欣拿来一些食物和水,解开美美嘴上的束缚,慢慢的喂给美美吃,美美边吃边说:“陈姐你什么时候放了我们呀,我实在是太难受了,我想回医院,我不想再呆在这里了,你可以不可以解开我呀。”,陈欣说:“好妹妹很快这件事就结束了,只要我拿到药品我就会放你们走,你就在耐心等等吧。”吃完东西之后陈欣又重新把美美的小嘴堵好,贴上胶带,又给美美打了一针,不一会儿美美慢慢的睡着了,陈欣在屋子里又拿了点东西,然后把李明放在一个板车上推出了办公室,不一会儿来到了一件大的储藏室,心语听到声音从里面跑了出来,陈欣问她:“怎么样准备好了吗?”,心语笑了笑说:“准备好了,保证吓他一跳。”,说完两个人推着李明走进了储藏间,一进来李明看见屋子里面的娇娇了,只见娇娇双手张开被绳子绑在一个铁架子上,双腿被绑在一个长条的台子上,膝盖部位和小腿部位都用皮带固定在台子上,脖子被一个铁环固定在架子上,胸前的衣服也被撕开了露出了里面的内衣,嘴上含着一个橡胶球有皮带绕在脑后,眼睛上还缠着黑色眼罩,台子边上好放着一个电平,在有一个按摩器放在娇娇的内裤里面,娇娇使劲摇着脑袋,嘴里“呜呜”的叫着,弄的铁架子“吱吱”作响,心语一看赶紧说:“你要是再不来是,我就打开按摩器。”,娇娇一听身子一振,马上安静了下来,陈欣笑着说:“看来她已经领教过按摩器了吧。”心语点了点头,陈欣一脚把李明踹在地上,用脚踩住李明的脸说:“我想你已经知道她是谁了吧,如果你不想我们伤害她的话就乖乖的把药交给我们。”心语一把撕开李明嘴上胶带,掏出塞嘴物,堵嘴的时间太长了李明缓了好半天,才恢复了说话的能力,李明赶紧说:“你们抓她干什么呀,这件事和她没有关系,你们快放了她吧,还有我真的不知道什么药品。”,陈欣一听笑了笑说:“她和你没有关系是吗,用不用我把你做的事和她说说呀,还有你暗恋她的事情。”,李明赶紧说:“你还胡说我只是她姐姐的医生,我也她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陈欣说:“看来你是不会说实话了,那我们就好好的玩玩。”,说完走到娇娇的面前轻轻的说:“看来这个男的不在乎你呀,那好我就让他看个游戏。”,说完心语拿过来一个小瓶,李明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小瓶,就是之前陈欣使用过的那个药油,李明也见识过它的作用了,李明赶紧说:“快住手,我求求你们了,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这件事和她没有关系。”,陈欣说:“你现在只有好好看着,要是肯说了就告诉我们,其他的话就省省吧。”李明现在没有任何的办法可以组织事情的发生,眼看陈欣把那个药油慢慢的涂在娇娇的身体上,娇娇在那里闷叫着,心语还在旁边拿着按摩器在帮忙擦着,很快药油已经慢慢的渗进了娇娇的身体,娇娇的小脸开始慢慢的红润起来,心语拿来一个毛绒的小棒子在娇娇的身体上滑动着,陈欣也用手抚摸着娇娇的大腿内侧,娇娇使劲摇着身体,嘴里不停地发出“呜呜”的叫声,渐渐的娇娇的嘴角流下了白色的液体,娇娇的身体也开始出虚汗,陈欣笑了笑说:“可以了,现在帮她解开吧。”心语赶紧解下娇娇的眼罩和塞嘴的东西,娇娇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陈欣和心语,还有躺在地上的李明,娇娇现在已经失去了叫喊的能力了,娇娇轻轻的说:“好热,姐姐我好热,我好难受,救救我。”,陈欣摸着娇娇的小脸说:“好妹妹现在才刚开始,一会儿你就会好的。”,说完看了看心语,心语赶紧走到架子后面,

  拉出两条电线,电线的头上是一个圆圆的导电片,心语用胶带把导电片黏在娇娇的胸前,娇娇傻傻的看着心语问:“姐姐这是什么呀,粘在身上好难受呀,我不要。”,陈欣笑着说:“没事的,我们只是想让你开心一下而已,不用害怕,不过会有点疼。”,娇娇一听赶紧说:“姐姐不要,我怕疼。”,陈欣又说:“我的好妹妹乖,姐姐到时会保护你的,一会儿就过去了。”,娇娇慢慢点点头,李明大叫着:“娇娇别听她的,你会很痛苦的,娇娇不要相信她们。”,陈欣转过身笑着说:“你太天真了,现在她是不会听你的,因为已经产生药性了,她需要的是这些,你还是在这里好好看着吧。”,心语准备好之后,陈欣点点头,心语走到后面拿来了一个小的遥控器递给了陈欣,陈欣坐在娇娇腿上,然后轻轻的说:“妹妹现在我们的游戏开始。”说完慢慢的按下开关,只见电流慢慢的刺激着娇娇的身体,娇娇不停地颤抖着,嘴里模糊不清的说:“姐姐、啊、姐姐、好疼,姐姐救我。”因为电流不是很大所以不会有生命危险,陈欣笑着说:“没事的,一会儿就过去了。”,有了几秒钟,娇娇眼睛流下了热泪,而且喊叫的声音更大了,最后慢慢的昏了过去,陈欣松开了了遥控器,走到李明的面前说:“怎么样,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受这样的痛苦,你忍心吗,快说东西在哪里。”,李明大叫到:“陈欣你也是女人,你就这么狠心吗。”,陈欣说:“你错了不是我狠心,而是你们这些男人,要是没有你们这些狠心的男人我们也受这样的痛苦。”,李明说:“陈欣你错了,你只是现在想法有点偏激,你只是失去了男朋友而感到孤独,你想找到另外的一种寄托,而事业现在正好是你的寄托,所以你才会这样做,你好好想想就算你得到你要的东西,但是你的内心还是孤独的不是吗,你相信我你会找到幸福的,但是不是用现在这种方式,你呜呜呜。”,李明的话还没有说完,陈欣就拿出一块手帕塞进李明的嘴里,大叫到:“你的话太多了,看来你还是不给是吧,那好我就让你看看更精彩的。”,李明使劲的“呜呜”叫着,但是陈欣连看都不看径直的走向了昏迷的娇娇。陈欣笑着对心语说:“好了,帮我把她弄醒,咱们还要玩更好的游戏呢。”,心语轻轻端过来一杯水,使劲泼在娇娇的脸上,不一会儿娇娇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陈欣,娇娇慢慢的撅起小嘴哭了起来,娇娇边哭边说:“陈姐你骗人,刚才我都快痛死了,姐姐我不想玩了,你放过我吧。”陈欣笑笑说:“好妹妹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你还是乖乖听话吧,要不然你会更痛苦的,你现在的状况完全取决于李明,他才是这件事的关键。”,娇娇流着泪看着李明,娇娇轻轻的说:“好哥哥,你救救我吧,我实在难受死了,我不想再玩了。”,李明万万没有想到娇娇会向自己求救,而且到现在李明也不想再看见娇娇受苦了,李明大叫到“呜呜”,陈欣走过来拽出手帕,李明赶紧说:“陈欣好吧,我投降了,现在我就把药品的地点告诉你,但是你必须保证不伤害她们,我要看到她们都安全了,我才会说。”陈欣一听笑着走过来说:“李明你太天真了,现在主动权在我这里,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快点说药在那里。”,李明又说:“没错但是你无非是想要药品,和她们没有关系吧,你留我一个人就行了,快放了她们。”,陈欣一笑说:“好吧,现在我就放了她们,但是你不许胡来。”,说完慢慢的解开了娇娇,然后回到办公室解开了美美,然后姐妹两个人见面之后,抱在一起痛哭起来,陈欣说:“现在你可以说了吧,到底药在那里。”,李明赶紧说:“等一下,还有萧晓呢,她在那里。”,陈欣把脸一沉说:“你就别管了快说,实话告诉你,那个女的我是不会放的,我还有事情要和她说。”,李明再想说别的,陈欣大叫到:“你要是再说别的,她们谁也走不了。”,说完一把拽过娇娇,用小刀抵在娇娇的胸前,李明赶紧说:“好好,我说,药的名字叫苯质甲平胺,要就在我的办公桌下面有一个小暗格,里面就是。”,这下陈欣才明白为什么自己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李明又说:“怎么样,现在你可以放她们走了吧。”陈欣一笑说:“现在还不行我必须要先拿到药品,才能放她们。”,李明一听大喊到:“陈欣你不讲信用,你说了要放过她们的,你这恶毒女人,你居然骗我。”,陈欣笑着说:“你太天真了,告诉你以后不要相信女人。”,说完心语和陈欣迅速把娇娇和美美按在地上,用绳子紧接绑了起来,然后嘴里塞上丝袜贴上胶布,然后陈欣对心语说:“你在这里看着他们,我去拿药。”,心语点点头说:“陈姐你去吧,我会看好他们的。”,临走时陈欣轻轻脱下自己的丝袜狠狠地塞进李明的嘴里说:“好弟弟,你就在这里安静的等着姐姐回来。”,伴随着李明“呜呜”的叫声陈欣走出了工厂,向自己租的房子走去。

  但是陈欣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自己在和李明他们玩的时候,自己的男朋友董平也来到那间房子,

  董平拿出钥匙打开门走进了屋子,董平一看陈欣不在家,于是倒了杯水坐下看电视,但是董平没有想到在屋子里面还绑着萧晓,董平实在没有事做,于是在屋子里面找东西玩,这时门突然一下响,陈欣走了进来,董平赶紧躲了起来,陈欣走进屋子准备换衣服去医院,董平躲在厕所里静静的看着,陈欣换好衣服后,趴下身子把萧晓从床下拽了出来,陈欣笑着说:“你这小贱人,我马上就会把董平抢过来的。”董平一看一个箭步从厕所冲了出来,一把把陈欣按在床上,陈欣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就被董平制住了,董平看着绑在地上的萧晓,心里十分的气愤,大声叫到:“陈欣没有想到你是这样一个女人,你想干什么。”,陈欣一听愣住了没有想到董平会到自己家来,心里有点害怕,董平把陈欣的胳膊背在背后,用膝盖压住陈欣的身体,然后用陈欣换下来的裤袜绑住陈欣的手臂,再用陈欣的腰带绑住双腿,把陈欣往床上一推,董平说:“我现在就去报警,你这种女人实在是太可恶了。”,说完慢慢把地上的萧晓解开了,掏出嘴里的塞嘴物,但是因为药物的作用萧晓还没有醒来,陈欣大叫着:“董平我知道错了,你千万别去报警,我下次不敢了,我,我是爱你的,我是怕你离开我,所以才这么做的。”,董平也没理她,端来一碗水,轻轻的用手沾着水弹在在萧晓的脸上,不一会儿萧晓慢慢的醒了过来,你看见眼前的董平,一下子扑到董平的怀里,萧晓哭着说:“你可来了,我还以为要死在这里呢,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恶了。”,董平摸着萧晓的脸蛋说:“你放心我会好好对付这个女人的,我们现在就去报警。”,萧晓又说:“董平你不知道她还有同伙,而且她不止绑架了我,还有三个人。”,躺在床上的陈欣咬着牙说:“你这个贱人,你不的好死。”,萧晓一听站起身走到陈欣面前,抡起胳膊“啪啪”给了陈欣两个嘴巴,打得陈欣嘴角慢慢的流出了鲜血,萧晓恶狠狠地说:“你这丑女人还敢骂人,我真恨不得杀了你。”,陈欣被绑者反抗不了,咬着牙看着萧晓,董平听萧晓这么一说,赶紧对萧晓说:“你在这里看着她,我去救那几个人,你在这里等我。”,萧晓点点头说:“好吧你快去快回,你一走我就打电话报警等警察来。”,说完董平飞快的走出了房门,陈欣一看东平走了从衣服兜里掏出一把小刀把丝袜割开了,萧晓送完董平刚往回走一进屋,陈欣从身后一把抱住萧晓,然后把一块小毛巾塞进萧晓的嘴里,萧晓“呜呜”的叫着,想用手去拿毛巾,陈欣一脚把萧晓踹到在地上,然后捡起地上的绳子又重新把萧晓绑了起来,萧晓实在是后悔呀,早知道就和董平一起走了,陈欣用脚踩着萧晓的后背说:“怎么样小贱人,没有想到又落到我的手里了吧,我实话告诉你,现在我已经完了,但是在这之前我要把你杀了,你就认命吧。”萧晓一听使劲的叫着,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陈欣开始准备逃跑,因为她已经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败露了,穿好衣服之后,陈欣拿来几双丝袜和内裤,把小毛巾拽出来,然后一把丝袜都塞进萧晓的嘴里,动作十分的粗鲁,塞得萧晓眼泪直流,但是陈欣现在已经不在乎萧晓的死活了,所以连看都不看,只管往里面塞,几只丝袜塞完之后又把内裤蒙在萧晓的嘴上,然后用胶带缠好,用一条厚厚的黑色的裤袜缠在萧晓眼睛上,然后把萧晓塞进了一大的编织袋里面,用小车推出了房间,现在萧晓喊叫的声音十分的微弱,萧晓来到了自己的车子那里吧编织袋放进车子的后备箱,然后开着车向郊外开去,这时董平也来到了仓库,心语根本不是董平的对手,董平一拳把心语打昏在地,然后把李明他们都解开,李明赶紧说:“谢谢你呀,陈欣在那里。”董平笑着说:“那个丑女人被我绑在了房间里了,萧晓看着她呢。”李明和董平报了警把其他人送进医院,把心语交给了警察,赶回陈欣的房子,但是来到屋子里面发现陈欣和萧晓都不见了,两个人很着急这时“呤呤”董平的手机响了,“喂,你好请问”董平还没有说完,电话那边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说:“董平我是陈欣,你要是还想看见萧晓就来南郊的小旅馆,我在那里等你,你要是不来,就等着给她收尸吧。”说完就挂掉了电话。打电话来的是陈欣,李明赶紧说:“我和你一起去救萧晓吧,陈欣那个女的实在是太难对付了。”董平点点头没说完话,于是两个人就飞快的开车赶往小旅馆。开始s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优美之家论坛_专为同好者打造的视频交流网站

GMT+8, 2024-2-23 01:44 , Processed in 0.16943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