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之家论坛_专为同好者打造的视频交流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优美之家论坛_专为同好者打造的视频交流网站 长篇小说 重口味女v女《菅场险恶》第五辑
查看: 754|回复: 0

重口味女v女《菅场险恶》第五辑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1万

帖子

16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66
发表于 2021-7-24 23:3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一面说,一面暗暗向雅晴姐使眼色。以我对郑局的了解,反抗和求饶只能让他更兴奋。进而让周小霞使用更加恶毒的手段来折磨你,所以这时候千万要顺着她来。我倒不是多关心雅晴姐,关键是我现在也跟她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她倒霉我也得跟着。

  我知道她主要是在我面前有些末不开,看她这个样子也不是第一次被这玩弄。为了安慰她放松我也赶紧做出一副贝戋样,跪在郑局和周小霞面前摇头摆尾的学狗样。可是郑局并没看我一眼。

  而是盯着雅晴姐等着她回答。

  周小霞也渐渐的有点不高兴了,冷着声音问了一句:"贝戋逼,你那骚货妹妹问你话呢,为什么叫这个名字,谁给你取的?"

  我偷眼望了眼雅晴姐,雅晴姐微微抿了抿嘴唇,像是下定了最后的决心。跪着向前挪了两步道:“是我...是我自己取的....以为我是个骚货,是个贝戋逼....所以取个名字来提醒自己。”

  “呀!是么?”周小霞故作惊讶的说:“那你是怎么贝戋怎么骚的呢?正好你老公和你的姐妹都在,给我们说说,看我们能不能帮你,哈哈哈”

  “我....”雅晴姐稍稍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很贝戋,也很骚,我从小就贝戋,看到有威严有气质的男人,就幻想.....就想臣服在他脚下....吻他的脚...还有666....还有66666”

  看得出来这些话都是周小霞教她说的,在这表演也只是为了给郑局取乐。

  “什么叫肛门啊?”周小霞明知顾问的问道:“还6666,还臣服,这他妈大诗人就是不一样啊,说的啥啊,咱文化浅也听不懂你那古代的话啊。”

  这时郑局说话了“这是对错误认识不够啊,这时候了,还没忘了写诗呢。”说着叫跪在一边的李强道:“小李啊,你老婆还是没认识到错误啊,你这丈夫怎么当得啊!过来帮助帮助她!”

  “是,奶奶!”李强闻声答应了一声。赶紧站起来走到雅晴姐身边,雅晴姐还没来得及反应,就一脚把雅晴姐踢到在地。雅晴姐啊的一声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上,还没来得及喊疼,又被一脚蹬到肚子上。只蹬的雅晴姐“嗬“的一声,身子已经弓成了虾米一样。李强依然不依不饶,又过去一阵拳打脚踢。

  我看得出来,李强这是用尽全力了。李强当了这几年的绿帽子丈夫,有些时候这绿帽子甚至是当着他的面戴的,这会有机会把全部的屈辱都发泄出来,还能是轻的。雅晴姐被打的嗷嗷乱叫,哪里还有半点平时博学高傲的样子。

  只是抱着头不停的翻滚,嘴里喊着"贝戋逼知错了,骚货知错了,主人饶命!"

  "停",周小霞喊了一声,李强向条训练有素的狗一样马上停下来,跪在地上对周小霞谄笑着。

  周小霞得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靠在郑局的怀里撒娇道:“干爹,你看啊,这骚逼就在这装!私下里可贝戋了!”

  郑局搂着周小霞,看着地上像狗一样匍匐着的雅晴姐,明知故问的笑道:“小霞啊,不许乱说!人家楠楠是有名的大诗人,大才女,看不起咱这些粗人正常,你怎么说人家贝戋呢!人家王大才女多高傲啊!”

  “才不是呢!”周小霞见自己导演的好戏可以开始了,得意的说道:“不信你问她那王八老公.”说完示意李强道:“小李,你说!”

  说着周小霞一只脚微微动了动,冲我使了个眼色。这几天的折磨我哪里还不明白,赶紧跪爬过去,抱起周小霞脚,脱下她脚下的旅游鞋,迎着那股熟悉的脚臭味,把她热气腾腾的臭脚捧在面前闻着亲吻着,做出一副陶醉的样子。

  周小霞则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倚在郑局怀里,双手伸进郑局的裤子更专心的抚弄着。

  只听李强声音谄媚的说道:“是,主子,我奶奶说的没错,王楠这骚货的确是个贝戋逼。”

  郑局舒服的靠在沙发里问道:“哦?为什么这么说你老婆啊,小强子?”

  周小霞赶紧补充问道:“有什么证据,拿出来给我干爹看看!”

  李强明显知道郑小霞会这么问,早有准备的拿出一叠东西,我偷眼用余光一看,好像是几件衣服。

  郑局打量了一眼,问道:“这是什么证据啊?”

  李强跪在地上道:“主子您看,这个是您的内裤,这两双是您的袜子,还有这双,这是我霞姐的袜子,这都是穿过没洗的。这都是这骚逼在您家偷的。”

  “哦?”郑局听了一笑,问雅晴姐到:“楠楠,你怎么能偷东西呢,你偷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啊?”

  雅晴姐的脸红的像个煮熟的虾米,想为自己分辨,但又不敢,只是喃喃的说道:“没...我没...”

  话刚一出口,李强就像看见屎的恶狗一样扑过来,上来就是一脚,骂道:“操你妈,臭婊子,人赃俱获了你还狡辩,你再说一边没有。”

  这一脚把雅晴姐踢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喘了半天才又跪坐在那。雅晴姐无助的看了看郑局和周小霞一脸看戏的表情,就今天这痛屈辱是免不了的了,早点顺从还能少挨点打,赶紧爬上前几步磕头道:“我说,我说,我拿您的袜子和...和内裤,是...是为了,在家。。一边闻。。。一边(自己那啥)用的。”

  “哦?”郑局一听就乐了,“闻臭袜子臭裤衩子,还(自己那啥),不会吧,我们大才女能干这种事吗?”

  李强一听这话,马上接过来话说:“主子,是真的,这骚逼每天晚上跪地上闻,还叫唤‘郑爷爷,您的脚好香啊,爷爷,你裤衩子里的味儿爽死骚逼了。’她还跟我说,闻您和我奶奶袜子上的汗香味(自己那啥),比我干她爽一百倍一千倍,我这正经的丈夫碰都不碰。”

  郑局一听,先是哈哈一笑,又假装正色道:“呦,那小霞这袜子不给你小子带绿帽子了,都让你碰不着媳妇了。看样子,是给你小子恨够呛,要不让小霞给你认个错?”

  李强一听这话,跟火烧屁股了一样急忙窜上去说道:“主子,奶奶,那就是你们脚下一条狗,我哪敢恨您的东西的,那您贴身的东西,那..那还不是我亲爸爸一样。不!那就是我亲爸爸啊。我亲爸爸玩我媳妇,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您问这骚货贝戋逼楠,每次她闻完了亲完了,我都过去磕头谢恩,谢谢我这三位爸爸赐给我们家幸福啊。”说着,赶紧爬过去对着雅晴姐面前那堆内裤袜子磕头道:“爸!谢谢您爸,儿子给您磕头了爸!”

  这一番表演逗得郑局和周小霞哈哈大笑。

  笑够之后,周小霞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雅晴姐问道:“我问你,你那王八老公说的都是不是真的?你到底怎么回事?”

  这回雅晴姐可真是半天不敢犹豫了,忍着痛跪好,说道“是,是奶奶,都是真的。我从小就贝戋逼,就是个骚货。看见男人就想跪下...舔他脚....亲他,尤其是像男主人这样有气质有威严的男人,还有女主人您这样高贵的女人....我一看到就...就忍不住想犯贝戋....”

  郑局明显听的有些兴奋了,伸手开始解裤腰带,郑小霞马上顺意的过去解开,把郑局的东西拿出来,抚弄着问道:“去你家的时候看你的样子不像啊,第一回去你家,看你那副嫌乎的逼样。”

  “哦,对了!”郑局大概还想添把火,“你那个在美国的舅舅,说什么搞电影投资的。那钱都是你家的吧。他手里还有几件古董,哼哼,那是怎么弄出去的?就那几件玩意,捣鼓出去,也够你家喝一壶的!这事我也帮你们按着呢,暂时还没人发现!”

  我注意到郑局着重说了暂时两个字,同时我也明白,雅晴姐家最后的后路也被人抄了.

  果然雅晴姐听了大为害怕,赶紧磕头道"谢谢主人,谢谢主人!您就是我们家的再生父母。女主人上次来我家时,都怪我不好,我贝戋,我怕被您发现,所以我才装逼,装纯的,求您原谅。其实从您一进门,我就忍不住想给您跪下,我就是怕您发现.....发现我的贝戋逼本性,所以才装逼的。"

  “哈哈哈哈哈”,周小霞听了得意的哈哈大笑,踢了一脚在她脚下的我,对我说:“你,跟我过来一下。”

  我明白这是郑局被雅晴姐撩拨的性质勃发,要666666,父亲见势告个罪出去了,我和周小霞进了我的房间。李强陪着雅晴姐和郑局一起留在客厅,估计也能在旁边助助兴,估计这事他以前也干过。

  周小霞把我叫进了屋,坐在沙发上,我还是跪在她脚边,这次她倒客气,随手拿起个坐垫扔地上让我坐下,对我说:“小浪啊,我有个事,需要你出面坐一下。”

  我哪敢有半分犹豫,赶紧说道:“是,奶奶您吩咐。”

  周小霞看了我的样子很满意,开始吩咐我。

  原来,周小霞有个妹妹,以前在农村的中学读初中,后来周小霞通过郑局,把妹妹调到我们这的市腾飞一中上学了。

  要说起这腾飞一中,还是我母校。那基本上是我们市乃至我们省无论从教学质量,师资力量,硬件条件那都可以算最好的一个。我们这大部分的干部子女,只要够级的,都会进这所学校。至于那帮穷老百姓的狗崽子们,也削尖脑袋往里边考。里边有不少明星教师,有据说是全省最好的数学老师,还有个教语文的是什么全国教育专家,还有号称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好妈妈刘淑梅老师,都是教育系统响当当的招牌。我舅舅就在市里管这一块,这所学校我十分清楚。

  本来周小霞的妹妹进了这所学校是好事,可问题就出在分班上了。

  这所学校干部子弟和一些富商子弟分在一个班人称“贵族班”,考进来那群分在一个班。可偏赶上有一届,还没开学又分来了一群人,这伙可不是考来的。这伙是我们省几个边远县区分来的。那年那遭了大水,学校都冲没了,没法子,只好把孩子都送到我们市来。这事可是上级亲自督办的,这边领导为了做得漂亮,显示对灾区人民的同情和友谊,可着好学校先分,其中一批就分到腾飞一中了。可也不能光给考进来的那些班分啊,上级检查那也不好看啊,只能各班平均分。

  这事过去一段时间,灾区也重建了,那些农村孩子家里有点底子的,都接回去了。剩下的都是家里死没人的,爹死娘改嫁的,一场灾过去家里饭的吃不起的货。在这白吃白喝还不收学费,尤其是女孩,农村讲究这个,基本就没人搭理了。这群东西尤其在“贵族班”,本来就让人看不上,这一来就更不招人待见了。

  就说周小霞的妹妹周小芸去的那个高一二班,那是“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好妈妈”刘淑梅老师亲自带的贵族班,全班三十六个学生,有十四个剩下没被领走的“困难生”,十一个女孩,三个男孩儿。刘老师给学生分组,其他学生在一组,这十四个困难生二组,都坐在教室里,可一组坐左边,二组坐右边,中间隔了一条宽宽的过道。

  要说原来并不是这样分的,本来也是坐在一起的。

  据说刚来的时候有一次,刘老师上着课,一个一组的女同学突然抱怨说:“老师,我旁边这土狗一股臭味,熏的我都没法上课了”。一句话引得全班哄堂大笑。

  “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好妈妈”刘淑梅老师一看,这女孩正是一手把自己树成典型的教委领导的亲侄女许亦瑶,赶紧停下讲课,一个箭步冲过来,拍着许亦瑶后背安慰道:“瑶瑶,怎么了,影响你听课了,别急别急,那谁,把窗户给打开放放味。”又厌恶的对旁边的困难生女孩喜妹挥挥手说:“你,搬凳子后面坐着去。”

  这喜妹姓张,不过农村重男轻女,女孩登记的时候连个姓都懒得登,直接就叫喜妹。喜妹家也在灾区,一场大水家徒四壁,喜妹还有两个弟弟,家里勉强养着,再无力养活她,刚好在城里管吃管住,索性就当没这闺女,不闻不问了。喜妹平时自然不少挨欺负,可今天当着全班面受了这样的侮辱,实在有点受不了了,拍着桌子站起来,大声道:“老师,她胡说!我身上哪来的味!她分明是找茬!”

  刘老师还没来得及说话,许亦瑶身后的金雪说话悠悠的说话了“你自己的味闻不着不等于没有,听说扫厕所久了,厕所味都闻不出来。”一句话又引起一阵哄堂大笑。这金雪也是一组的学生,看穿着家里条件肯定不差,人长得也特别漂亮,但什么背景刘老师可不知道。但在腾飞一中,这不奇怪,好多人家的孩子隐姓埋名的各有原因,这不是老师该瞎打听的。刘老师也随着大家一起笑,笑过了用手指轻轻刮了金雪吹弹可破脸颊一下,笑眯眯道:“就你个小丫头嘴快!大姑娘家家的,什么都说,淘气。”随即板起脸声色俱厉训斥喜妹道:“谁让你说话的!发言不知道举手吗?你这是在你们村蹲墙根和汉子串闲话呢吗,这是课堂!”

  一句话训的喜妹眼圈当时就红了,脸也涨的通红,呼呼的喘粗气,却又不敢和老师顶嘴。喜妹身后的杨卉忍不住了,她和喜妹一个村的,关系最好,站起来说:“老师,喜妹身上本来就没味,许亦瑶就是故意找茬!她就是因为前两天喜妹考好了把她挤出前三了,成绩不行就故意找别扭。”许亦瑶一听这话可气坏了,随手拿起桌上的书刷的啪的扔过去,正砸在杨卉的脸上,然后张嘴骂道:“你这条土狗,你给我再说一遍。”杨卉被一本书拍着脸上,拍的生疼,也急了,就准备要动手。

  刘淑梅老师一看要打起来了,大声喝止道:“住手!”然后对喜妹和杨卉道:“你俩给我滚到我办公室去。”然后回头一看,许亦瑶气的一双大眼睛雾蒙蒙的几乎要流眼泪,赶紧安慰道:“瑶瑶,别生气,为那种没素质的人气坏了你值得吗?别生气,来先上课。”然后低低的在许亦瑶耳边说:“看老师怎么替你收拾她俩”。又哄了半天,见许亦瑶慢慢平稳了,才又开始上课。

  第一节下课,刘淑梅老师气呼呼的回到办公室,一边走一边生气。这许亦瑶,省教委陈副主任是她亲姑父,早就听说陈副主任极疼这个小侄女,那真是要星星不给月亮,而且通过陈副主任的关系,人家全家几乎都在教育口工作,自己那是万万惹不起的。这才来学校几个月啊,就受了气,这要是让陈副主任知道,自己还有个好。不过刘老师不愧是“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好妈妈”,进去把那俩女孩骂一顿打一顿那是“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好妈妈”该干的事吗?老师是要讲究方法的,于是刘老师把喜妹和杨卉叫过来,就说吵架的事谁对谁错先不说,跟老师顶嘴是不对的,不举手就说话是不对的,承认不?两个女孩刚才激动劲过去了,本来就害怕,喜妹是没人管,杨卉更彻底,家里爹发水时死了,妈带着家里剩下那点东西改嫁了,这要是把老师惹了,被赶出去,要饭都找不到门啊。所以赶紧承认错误。刘老师一听,又露出母性光辉的微笑,说道:“好!你们承认错误了就好,你们吵架的事然后再处理,先说你们和老师顶嘴的事,罚你俩两件事,到水房打桶水把物理实验室给我打扫了,打扫的间隙给我去操场跑三千米,上午一千五,下午一千五,然后晚上罚抄校规一遍,懂了吗?”喜妹和杨卉一听还挺高兴,穷人家孩子,最不怕就是干活。赶紧答应下来了。

  这活一干就干了一天,到晚上六点多刘老师亲自到物理实验室来了,还给她俩带的晚饭。对两个女孩说道:“你们俩也太不像话,跟老师顶嘴,照这样子,开除你们都不多,知道吗?”两个女孩一听会被开除,吓得话都说不出来,全身瑟瑟发抖。刘老师看她俩害怕了,就又继续说道:“这次老师就先原谅你们,再有下次,你们两个什么都不用说,直接就给我收拾东西走人!行了吃饭吧,今天晚了,你俩就在物理实验室给我抄校规,抄完就在这睡吧。”说着,把今天让让二组的一个男孩把一组同学吃剩的打扫打扫凑成的两盒饭放在桌子上转身走了。喜妹和杨卉一看这样,又是感动又是后怕,暗暗在心里提醒自己以后可再也不敢惹老师生气了,然后就吃了饭就在物理实验室抄到半夜,晚上就地就睡了。

  第二天早晨一大早,刘老师就带着许亦瑶推开物理实验室的门,喜妹和杨卉还在地上睡着呢,昨晚写到半夜。刘老师过来用脚把她俩踢醒,两人一看是刘老师,慌忙站了起来,又看到了刘老师身后一脸坏笑的许亦瑶,不由得心理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刘老师看着她们两个,笑着说道:“今天早晨叫瑶瑶过来,主要是谈谈你们昨天吵架的事?”杨卉赶忙就要说话,刘老师摆手道:“事情,我都看到了,许亦瑶同学呢,说喜妹身上有味,熏得她没法上课,杨卉同学呢,又说许亦瑶乱讲,那我们就看看,要是许亦瑶说的对呢,你们俩就给许亦瑶同学道歉认错,要是错了呢,就让瑶瑶给你俩道歉,好不好?”两人能有什么异议,只好点头说好。

  刘老师点头笑道:“那好!你俩把鞋脱了吧.”两人听了老师的话,不敢违抗,只好低头脱鞋,两人脚上不光穿着鞋,还有鞋套,就是一种透明的塑料袋子子套在鞋子外边,这是防止鞋子把外边的灰尘踩进来,破坏实验室里的物理仪器。当然,一组的同学会专门准备一双鞋在实验室穿,可二组的同学可没办法,一共有两双就不错了,这种塑料袋鞋套就是专门给他们准备的。两人昨天打扫了一天卫生,一直穿着鞋套,又出去跑步,跑了一身汗,刘老师看着,跑完就马上戴上鞋套干活,晚上又捂了一宿,鞋套的里边都凝着一层水汽,袜子底都是硬的。这时一脱鞋,一股臭味一下子涌了出来。两人拎着鞋满脸通红的低着头站在那不说话,刘老师和许亦瑶也被熏的退了一步,赶紧把事先准备好的喷了香水的手帕拿出来,捂在鼻子上,刘老师笑道:“怎么样?有味吗?”两人涨红了脸不说话,杨卉小声分辨一句:“那许亦瑶这么捂一宿,也得有味啊!”

  这下可惹怒了刘老师,刘老师大声喊道:“闭嘴!老师在这给你们解决问题,错了不说承认错误,还竟找借口!你们俩给我到过道那坐下脸对脸靠桌子坐着!”喜妹和杨卉见老师发火了,很是害怕,按老师话脸对脸坐在课桌之间过道的地上,过道不算宽,两人对面而坐,头靠着桌子,相距也就半米多,鞋子放在旁边,呆呆的看着老师。

  刘老师忍者臭过去,抓起喜妹一只脚,直接踩在杨卉脸上,浓浓的汗臭味熏得杨卉一偏头。“不许躲!”刘老师喝道:“你不是说没味吗?头转回来!”杨卉无奈,只有把头转回来,迎着喜妹的臭脚,被一阵阵恶臭熏得直皱眉。刘老师又如法炮制,把杨卉的臭脚拿起来放到喜妹脸上,吩咐道:“自己拿手捧着,给我闻。”然后赶紧捏着鼻子退开,欣赏着自己的作品。许亦瑶在旁边看的捏着鼻子笑,可一会看出了门道,对刘老师说道:“老师,你看啊,那俩土狗都拿嘴喘气呢,怕熏着。”刘老师看了一会,也看了出来笑道:“还真是,还真有这土招。这时候了还不说好好认错,还耍小聪明呢。”原来喜妹和杨卉实在熏的受不了,又得按照老师的吩咐,把对方的脚捧在自己面前不敢动,背靠着桌子,躲都没法躲。只好尽量用嘴呼吸,至少这样感觉不到铺面而来的脚汗味。可没想到被许亦瑶一眼就看破了,只听刘老师喝道:“喜妹,给我把袜子脱下来,塞杨卉嘴里,杨卉你也是。”两人无奈,只好脱下捂了一天一宿满是脚汗的袜子,给对方塞进嘴里,又按刘老师的要求塞的紧紧的,这下再没法用嘴呼吸了。随即按吩咐摆回刚才的姿势,把对方的脚捧在面前。这时刘老师又有了新主意:“你们俩把自己鞋拿起来,给我闻闻自己鞋,再闻闻对方脚,不是不臭吗,没味吗?告诉我哪个不臭,给我闻!”于是两个少女光着脚,对坐着,把对方湿乎乎的臭脚捧在面前,互相闻着,一会又拿起自己捂的湿呼呼的臭鞋,对着鞋里用力的吸一口气。两个女孩对望着彼此的样子,就好像看到了自己,不由得屈辱的泪水吧嗒吧嗒的掉落了下来。

  刘老师和许亦瑶在旁边捂着鼻子看得哈哈大笑,许亦瑶大声问道:“怎么样,土狗,不是说自己没味吗?怎么还熏哭了呢。”喜妹和杨卉被问得无地自容,连看都不敢看向许亦瑶一眼。刘老师得意道:“自己臭,还怕别人说。这是什么行为?日常行为规范里怎么说的?有错误,要勇于承认,知错能改。你看看你们,人家许亦瑶同学指出你们错误,你们看看你们什么态度?还她也有味,你们俩给我滚过来闻闻,人家瑶瑶身上有你们那个贝戋味吗?”

  说着又转身对许亦瑶道:“瑶瑶,你把鞋脱了给她们闻闻。”

  许亦瑶本来全神贯注的看着笑话,万没想到刘老师来这么一句,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随即又镇定下来,对老师说道:“我可不!我怕她俩把味传染给我呢!要不老师您给她们闻闻,让她们看看我们和这群土狗有什么区别。”

  刘老师看到了许亦瑶的反应,也没多想,只当她是不好意思。听了她的话,倒有一丝跃跃欲试,叫喜妹和杨卉道:“你们俩,别闻了,鞋穿上给我过来!” 喜妹和杨卉一听如逢大赦,其忙站起来穿鞋就要过来。许亦瑶捂着鼻子厌恶的说:“套上鞋套,想熏死人呐!” 喜妹和杨卉这时还哪敢顶嘴,赶紧低头捡起塑料鞋套,套在鞋子外面,低头走过来。许亦瑶看见两人这么听话,不由得更加得意了起来,命令道:“来,蹲下,闻闻刘老师的脚,让你们知道知道和自己有啥区别。”刘老师得意的看了一眼爱徒,又看着喜妹和杨卉蹲在自己面前,把自己的鞋子脱了下来,趴在自己穿着丝袜的脚上深深的吸气。不由得得意万分,自己这半辈子这一群小孩子做牛做马,不就是希望有一天能高人一等吗?现在呢?自己都快四十岁了,连婚都没结过,现在早就没人要了。男人嘛,谁不喜欢年轻轻小姑娘,谁会喜欢老女人?可那又怎么样,现在这两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还不是得在面前闻我的臭脚丫子,付出的一切到这会才觉得真是值得的啊。

  想到这里她得意的问两个女孩:“怎么样?和你们臭脚丫子有区别吗?臭吗?”其实要说刘老师的脚一点味道也没有那是胡说。刘老师每天穿着都不变,西装式职业装,一步裙,长丝袜,黑色高跟鞋。可刘老师毕竟忙于工作,鞋子袜子天天洗天天换不现实,又得天天站在讲台上。这双刚好就是昨天穿的那双,刘老师昨晚根本就没顾得上换,多少有一些皮革的味道和酸臭味,当然和喜妹跟杨卉那种差得远。不过这时喜妹跟杨卉早就闻不出来了,就是闻到有哪里敢说出来。两个女孩慌忙回答道:“不臭,一点也不臭。”两人的表现又引的许亦瑶和刘老师哈哈大笑。许亦瑶一看,气也出的差不多了,转身和刘老师说:“谢谢老师,给出口气。”刘老师本来坐着享受两个女孩的服务,这时慌忙站起来,拉着许亦瑶的手说:“瑶瑶,看你说的,在我心里你和我亲妹妹是一样的,给你出气那还不是应该的,你先回教室去,姐一会让她俩在教室给你道歉。” 许亦瑶看了看眼前这个和自己亲妈岁数差不多的女人,微笑道:“那好,那我先回去了。”说完转身出屋了。

  刘老师看许亦瑶走出物理实验室,转身看着面前的喜妹和杨卉,说道:“你们俩回去给许亦瑶同学道歉,明白吗?”喜妹和杨卉这时哪里还不知道厉害,赶紧点头,喜妹说道:“老师,我们回去,就给许同学,许同学…道歉。”杨卉也一起点头。

  “道歉”刘老师一脸嘲讽,“怎么道啊,过去说对不起,人家就能原谅你?”

  两个女孩看着老师,点点头。

  刘老师说道:“做梦吧,我告诉你们俩,你们俩的事,学校教导处都已经知道了,人家教导处方主任可说了。既然你们错了,许同学要是不原谅你们俩,就开除你们。”

  两个女孩刚刚十六,又是从农村来,哪禁得住这么一番吓唬。赶紧求老师,那我们该怎么办?

  刘老师得意的笑了,对两个女孩说道:“你们这样办……”

  两个女孩紧紧咬着下嘴唇听着刘老师的话,也不敢不听听老师的吩咐,听着听着,屈辱的眼泪又不由自主的滑落了下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优美之家论坛_专为同好者打造的视频交流网站

GMT+8, 2024-6-17 03:23 , Processed in 0.17593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